芸梦

贫乏简陋的梦后面隐藏了冗长丰富的“梦的隐意” —— 弗洛伊德

曾以为梦离我很远,而我已陶醉于梦中。——张昕

零零散散的人,在同一屋檐下做着各自的事。

我在看一本泛黄的书,是关于梦的。

书上说道:“人类所有的发明创造,皆源于梦“。

我竟看着看着,落下了眼泪。

小屋旁的水龙头,用它的清水,带走了我的浊珠。


此为往年吾梦之集,颠倒众生之相,破碎虚实之镜。

芸梦之景,皆源于求学之时,多与云联结。南信六年,其中缘理,仍隐于世。


视野模糊,时空重叠,纵观己身,或已融为一体,或将不复存在?

而局里局外,所见皆人造,破碎一地,穷追亦难舍。


欲抛思绪之绳,牵云欲走,然屋顶黑洞旋转,万种灵魂奔逃,欲吞噬。

吾被邀歌于北点楼,欣悦而无感,倚于墙,似卧于树,一言不发。

欲言而无声,突生悲戚。群人讥笑而去,唯两三好友,掏逝词,签并诵之。

一言一词,皆自肺腑,经地狱之火,灼心至深。

或悲或喜,或痛或痒,游离飘曳,重生于世。


生于神山,行人寥寥,日色渐消,云层笼罩。

明月忽见,起伏变幻,小如虚洞,大如天穹,其表血色,皆为水晶。

纵使千笔,难以摹状。

待破碎迷离,电闪雷鸣,风雨大作,似一缺口。


雨落地而为火,憧憧电光,见一人影,原为村民。

老人欲携吾至海边,岸有一舟,舟长且窄,仅容两人。

舟行数时,但见两岛。远观可容一族,近览仅容己身。

岛后即残垣,垣后有一山,藏于云雾,如梦如幻。

但见一人,息于其上。吾欲至山脚,终不可得。


待日落之后,山隐宇现,众星扑朔。

忽见一星,状似地球,伸手可得,乃于后取众星于册中。

而垣内,两三猿人,拾木建屋,吾亦助之。

屋外数里,见一石,其形似骨。如欲取之,一尺之石,竟重千斤。


待日出,雾气渐薄,日照金山。

岁小者,如离弦之箭,岁大者,如离箭之弦,朝圣之路人影憧憧。

天之飞鸟不得尽,遮蔽之隙直透丝。

千斤之石,了无踪迹。

何人,何时,不得而知。


山中无人清算岁月,只记吾遇一奇事:

”忽如一夜半头白,海天一色浪纹起。

但见一云如仙女,吞云吐雾海螺声。“


Say something

Thank you

Your comment has been submitted and will be published once it has been approved.

Click here to see the pull request you generated.

OOPS!

Your comment has not been submitted. Please go back and try again. Thank You!

If this error persists, please open an issue by clicking here.